從1正11副到1正7副 穗政府秘書長團隊“瘦身”
  南都記者觀察本屆廣州市政府秘書長團隊的成長和晉升,中央黨校專家肯定廣州“減副”做法
  伴隨上周廣州市政府原秘書長、辦公廳主任周亞偉升任廣州市副市長,廣州市的秘書長(副秘書長)團隊必將面臨新一輪調整。其實,這個團隊一直在變動之中,不到一年,已從1正11副迅速“瘦身”至1正7副。秘書長們是乾什麼的?從何選拔,前景何在?秘書長團隊迅速“瘦身”的背後意味著什麼?南都記者以本屆政府班子(2012年初至今)期間的12位秘書長(副秘書長)為主要觀察樣本,為您解讀秘書長群體的成長和晉升。
    四個月“減副”三分之一
  以陳建華為市長的本屆政府班子從2012年初開始運行,頂峰期擁有“1正11副”秘書長。“1正”是周亞偉,“11副”是古石陽、趙南先、陳紹康、趙方、潘安、周靈、馮軍、趙軍明、馬正勇、龔海傑、刁愛林。這還不包括2013年12月掛任市政府副秘書長的晏擁軍,他當時的正職是荔灣區區長,也就在去年同期,他又掛任梅州市副市長,是廣州對梅州對口幫扶指揮部總指揮,負責廣州梅州對口幫扶工作。
  從廣州市政府可循的公開資料可以證實,到2013年7月底都還是1正11副的配備格局。從2013年底開始,副秘書長團隊進入“瘦身”的節奏。陳紹康和馬正勇分別於當年12月23日和25日被任命為廣州市來穗人員服務管理局局長和廣州市科信局局長,離開了副秘書長團隊。
  1正9副大約持續了3個多月。2014年3月14日,廣州市政府黨組會議決定免去趙方副秘書長和廣州市政府辦公廳接待辦主任的職務。4月21日,趙軍明也被免除副秘書長兼職職務,保留“廳黨組成員”,繼續分管廣州駐京辦工作。從去年底至今年上半年不到4個月時間,廣州市政府秘書長團隊迅速“瘦身”,由1正11副減至1正7副。
  秘書長團隊為何大力“減副”?
  中央黨校黨建部教授張希賢稱,廣州市政府秘書長群體“減副”值得肯定。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要求,黨建要走向適合國家科學發展的方向,整治超職數問題也是題中之義。
  本次“減副”中減掉的,有1位是兼任副秘書長,2013年12月掛任副秘書長的荔灣區區長晏擁軍也不再出現在官網副秘書長的序列中。“副秘書長中的兼任不合理,因為副秘書長是要具體幹事的‘大辦事員’,兼任不能真正發揮工作作用,應該減掉。”張希賢又稱,掛任是一種鍛煉幹部的形式,不占名額,減不減差別不大。
  副秘書長應該如何配備?
  廣州市政府副秘書長大力“減副”,那麼減到多少才算合理?政府領導班子調整之際,這個問題尤為突出。
  早在2009年,中組部、中央編辦下發《關於規範地方政府助理和副秘書長配備問題的通知》,要求地方政府領導已配備助理、副秘書長過多的,應妥善調整,在2年內予以消化。隨後,根據各地執行中所遇到的問題,中組部、中央編辦對該《通知》做出相應補充:省級、副省級、地市級政府副秘書長的職數按不超過其同級政府領導班子副職的職數來掌握,具體職數今後在政府辦公廳(室)的“三定”規定中明確。
  據張希賢瞭解,目前對於副職的幹部配置沒有明確規定,市政府副秘書長沒有嚴格的幹部編製數量。“但一般說,副秘書長應該跟副市長‘一一對應’,也就是說,一個城市有多少副市長就應該配備多少副秘書長。”他稱。
  廣州市目前的市長配置是“1正6副”。“地級市市長配置一般是‘1正4副’,廣州作為副省級城市,‘1正6副’的配置格局是不算多的,副秘書長‘1正7副’雖然超一點,畢竟幹部消化要有個過程。”張希賢稱。
  廣州市領導班子陣容上周五迎來新一輪變化。原副市長陳志英、歐陽衛民分別主政新黃埔區和增城市,原市政府辦公廳秘書長周亞偉、原廣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廣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廣州出口加工區、廣州保稅區管理委員會主任駱蔚峰進入副市長團隊。
  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郭巍青說,“公務員的激勵機制就是‘升官’,減掉一些職位,意味著公務員晉升的道路在收窄,這就涉及公務員的士氣問題。覺得有奔頭,才會拼命往上乾,可是我的處長都沒上升空間,我又該怎麼辦?”他稱,政府改革的難點正是在於解決“人”的問題。
  解密
  秘書長們是乾什麼的?
  主要協助市領導開展工作
  張希賢稱,秘書長、副秘書長主要職責是協助市領導開展工作。據南都記者瞭解,廣州市政府秘書長兼任辦公廳主任,是廳官,排在市領導最末一位,對口服務市長。廣州市副秘書長則對口服務副市長,是市局級,跟市直部門“一把手”平級。不過,排座位的時候,他們的名字往往排在局座們前面。
  不過,在廣州,秘書長和市長們之間並非完全“一一對應”。趙南先、周靈、馮軍、龔海傑四位分別對口協助一位副市長工作。但古石陽的工作分工是協助負責市長陳建華交辦的專項工作。潘安也是負責陳建華交辦的專項工作,分管市參事室(市文史館)及市政府採購中心交接後續工作。刁愛林則一人對口協助兩位副市長。
  秘書長們從哪兒來?
  “副手”們的升遷地
  納入南都此次觀察統計的11位副秘書長的履歷可見,副秘書長的來源有四種。其中7位是從政府部門或者國企“副手”的位置上升遷而來。像陳紹康升任副秘書長之前是廣州市農委副主任、農業局副局長,周靈是廣州市發改委副主任,龔海傑是建委副主任等。
  兩位從高校或研究機構選拔而來。據悉,古石陽來自高校,是市政府中少有的能用全英語作陳述的官員,他曾在亞組委中擔任副秘書長、辦公室主任,為廣州申亞成功做出貢獻,目前主要精力放在垃圾處理問題上,兼任廣州市固廢辦主任,市長戲稱他為“垃圾秘書長”;另一位是趙南先,來自中科院華南植物園的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他赴任市政府副秘書長之前是華南植物園副主任,曾借“科技副職選派”活動赴西藏掛職鍛煉2年,回來後到市政府工作至今。
  此外還有一位來自區黨委部門。馬正勇任副秘書長之前是天河區委常委、組織部長,雖然不算“副手”,但他以前是副局級。
  秘書長又有特殊性,據記者觀察,從副秘書長中直接提拔成秘書長的並不多見。剛剛卸任的市政府秘書長周亞偉是從荔灣區區委書記的位置上升任市政府秘書長的,他的前任謝曉丹是從廣州市國土房管局局長的位置上提拔的,再之前的陳如桂則是從廣州市建委主任位置上提拔的。
  秘書長們到哪裡去?
  有機會赴任實權部門“一把手”
  副秘書長的位置確實很像一個“中轉站”,他們往往會得到赴任實權部門“一把手”的機會。以去年底離開副秘書長團隊的兩位為例,任副秘書長6年後,現年59歲的陳紹康目前赴任廣州市來穗人員服務管理局局長;而41歲的馬正勇只當了1年零4個月副秘書長就迅速轉任,成為新任科信局局長。
  回看過往,廣州市城管委主任、城管執法局局長危偉漢、廣州市國土房管局局長李俊夫等都是從副秘書長的位置上轉任市直部門“一把手”的。例數廣州市的區長們,也有不少曾任過副秘書長。唐航浩任副秘書長之前是南沙區委副書記,當了三年半副秘書長後赴任荔灣區區長直至做上區委書記。
  秘書長的去向也很有規律。縱觀近10年履任廣州市政府秘書長的5個人,鄔毅敏、陳國、陳如桂、謝曉丹、周亞偉,都提拔成了副市長。
  “秘書長們不是很有實權的幹部,但是這個崗位依然充滿吸引力。”張希賢稱,第一,該崗位在政治核心圈;第二,能夠鍛煉幹部容忍度、承受力、協調能力等,包括培養和市長們配合工作的默契。
  採寫:南都記者 裘萍
創作者介紹

仙境

rf61rfnxe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