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慈鑫《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04日02版)
  國際三大通訊社路透、法新、美聯今天均播發了一條消息:澳大利亞泳協宣佈不再歡迎孫楊赴澳訓練。原因自然是沸沸揚揚鬧了已經近10天的孫楊“涉藥”事件。
  孫楊雖藥檢不合格,但查出的違禁藥物並不是可以提高運動成績的興奮劑,而是治病療傷的常用藥物,只不過,孫楊沒有按照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規定使用。從本質上來說,孫楊“涉藥”事件的性質並不惡劣。但澳大利亞泳協為何“小題大做”,將曾長期在澳訓練的孫楊列為不受歡迎的人物?
  從國際三大通訊社持續對孫楊“涉藥”事件的關註點就能看出一些端倪,一是國際輿論一直對中國國家反興奮劑中心在孫楊被查出藥檢不合格半年後才公佈此事甚為不解,法新社還在採訪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時得到確認,各成員國應當在查處任何藥物違禁案例20日內上報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並予以公佈,中國在孫楊“涉藥”事件上拖延上報和公佈時間的做法顯然違反了這一規定。二是,因孫楊涉藥事件,中國游泳協會對隊醫巴震作出禁賽一年的處罰,但9月舉行的仁川亞運會期間,媒體卻拍攝到巴震在訓練場和賽場繼續為孫楊提供醫療康復服務的畫面,中國游泳協會對巴震的禁令為何如同一張廢紙?
  然而,面對國際媒體提出的這些疑點,中國國家反興奮劑中心和中國游泳協會卻始終不進行任何回應,中國游泳協會相關領導甚至對媒體記者回應,“有事找中央”。結果就是,孫楊“涉藥”事件在公佈近10天后依然受到媒體和輿論的持續追蹤,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官方的不回應態度,也導致一起原本並不惡劣的藥物違禁案例觸發了外國游泳協會對一名中國運動員的禁令。
  “孫楊‘涉藥’事件現在出現的是最壞的發展結果。”12月3日,北京大學中國體育產業研究中心執行主任何文義向記者表示,“若有關部門及時澄清事實,積極回應外界的疑點,事情本不該發展到這樣的境地。”
  何文義認為,有關部門之所以遲遲不願正面回應外界質疑,與相關領導怕擔責有關。
  中國游泳在歷史上是有興奮劑污點的。1994年的廣島亞運會上,中國代表團有11人被查出使用興奮劑,其中7人來自游泳隊。這起惡劣的集體使用興奮劑事件使得多年來國際社會對中國運動員的優異成績始終帶有偏見,2012年倫敦奧運會上,外國媒體在毫無根據的情況下質疑中國游泳運動員葉詩文使用興奮劑,曾讓中國媒體和觀眾憤怒不已。
  其實從上世紀90年代之後,中國體育界的反興奮劑工作就在不斷加強和突破,2013年,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相關官員曾評價中國的反興奮劑工作已達到世界先進水平。這是國際反興奮劑權威機構對中國反興奮劑工作的高度認可。
  但在孫楊“涉藥”事件的處理上,我國有關部門的沉默卻很可能毀掉中國競技體育來之不易的清白。
  “1994年廣島亞運會期間,我正好在日本,親眼看到一些國際媒體是怎樣大肆宣傳中國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中國體育的形象、國家的形象可以說被攻擊得一塌糊塗。”上海體育學院體育人文學院教授肖煥禹說,“從那次事件就可以看出,有些國際媒體對涉及中國的任何一點負面事件都會無限放大和炒作。所以問題在於,我們是怎樣應對的。”
  “很遺憾,在孫楊‘涉藥’這件事上,原本一件完全談不上是負面事件的事件,最終卻造成了比負面事件還要壞的負面影響。”肖煥禹表示,“相關部門以為運動員的事只是個人的事,其實,在國際上,一名中國運動員就可以代表整支中國隊,就可以代表整個中國的形象。相關部門的危機公關意識不強,最終導致的可能是中國體育和中國國家形象的損失。”
  在肖煥禹看來,相關部門此次對孫楊“涉藥”事件的處理,表現出的已不僅僅是危機公關意識不強,更是話語權的主動放棄。
  “我們在國際比賽上取得的優異成績已經太多了,我們的優秀運動員也已經太多了,但這就是一個體育大國所追求的嗎?我們還應掌握話語權。面對危機的時候,我們要主動與外界溝通,說明事實,澄清疑問,有錯就主動認錯,承擔責任,這也是一個大國應有的擔當。與此同時,還應積極爭取媒體的支持,利用媒體發佈正面的信息和聲音,以便及時平息爭議。只有主動掌握話語權,才能讓某些習慣於戴著有色眼鏡看中國的外國媒體和組織找不到小題大做的機會。”肖煥禹說。
  本報北京12月3日電  (原標題:孫楊涉藥事件愈演愈烈)
創作者介紹

仙境

rf61rfnxe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